美國對性侵害者的社區處遇始於1994年7月,起因於新澤西州的七歲女童梅根遭一名鄰居誘入家中姦殺。後來兇手被發現有兩次兒童性侵害前科,但社區居民對此竟一無所知。梅根的父母於是發起一場草根性的運動,在短短八十六天內,推動州政府制定了社區通報法,為紀念梅根,該法被稱之為梅根法。

依據這個法律,司法部主動在網站公布全國有性犯罪前科的紀錄,只要輸入罪犯名字,即可檢索其性犯罪紀錄。

民眾可隨時上網覽性犯罪者的照片檔案,以確認鄰居、雇工、同事、朋友當中有無性犯罪紀錄。因為大多數的性犯罪都是在兒童周圍熟悉的環境下發生,梅根法是把性犯罪者紀錄全部公布,讓民眾可以事先防範可疑人物。

同時要求執法機關公開並通告兒童性犯罪者的檔案和住處情況,並按危險程度分級,通告學校、社區和鄰里。梅根法很快得到全美各地支持,各州紛紛仿效推動梅根法,1996年美國國會通過梅根法,經柯林頓總統簽署後,正式成為聯邦法律。

聯邦法律授權各州議會通過法律,從此全美五十州嚴令性犯罪者被釋放後,需向當地執法機關登記,執法機關則須對社區、學校通報,公開前科犯的姓名、照片、住址甚至汽車牌照。惟梅根法引起人權團體注意。先後在康乃迪州、阿拉斯加州提起訴訟,控告州政府將性犯罪前科公布網站,違反美憲法的人身權利。兩起官司打到聯邦最高法院都是敗訴,聯邦最高法院表示,該法保護公眾安全。而不是持續懲罰犯罪人士,即使有損犯罪人士名譽,但不構成對他們自由權的剝奪。

 

而目前各州依據梅根法案對性侵害加害人社區登記公告做法如下:


1.政府機關公開出獄的性犯罪者之姓名、罪名及住所等資訊聯邦的社區通報法規定在1994年暴力犯罪控制和法律施行法案,授權執法當局在有保護公眾的必要時,將出獄的兒童性侵害犯的資訊通知其居住的社區。在實務上,有依再犯之風險將性犯罪者分為三級。第一級者,僅對其住所地的警察局加以通知;第二級者,受到通知的對象擴大到學校及社區組織;第三級者,新聞媒體及社區大眾皆會受到通知。

2.性犯罪者出獄後自行在報紙登廣告及發信給鄰居
依照路易斯安納州1992年生效的法律,加害18歲以下被害人的強姦犯,在假釋後一個月內,必須在報紙上登兩次廣告,公布自己的姓名住址及前科。

3.賦予民眾查詢特定對象有無性犯罪前科的權利

(1)書面申請
依據愛達荷州的性犯罪者登記法,只要提供姓名、生日和社會安全碼,經由書面申請,人民即可查到性犯罪者的前科記錄。依據緬因州的刑事前科記錄資訊法,人民於書面申請中載明對象的姓名、生日、即可查到此人是否名列緬因州的性犯罪者登記冊。

(2)親自在治安機關查閱性犯罪者登記資料
依照加州1994年修正的刑法,任何人可以在郡保安官辦公室查閱兒童性侵害犯的資料登記簿,內容包括兒童性侵害犯的照片、體型描述、姓名、年齡和犯罪記錄。另北達科塔州也有類似的規定。

(3)以電話查詢性犯罪者身分
在加州,任何人只要打900這支電話,提供對象的地址、生日或身體特徵,就可查詢此人是否為兒童性侵害犯。

創作者介紹

《守護天使:為孩子建立一個安全社會》

childsa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ufo
  • 樓主你好,請讓我轉這篇文章到我的facebook,感謝。
  • 芥
  • 您好...也請讓我將這篇文章引用到我的臉書,謝謝
  • george
  • 樓主您好,請讓我轉載這篇文章到我以及朋友們的Facebook上,謝謝!
  • Gina
  • 您好
    請讓我借這篇文章引用到Facebook上
    謝謝
  • 賴柏吟
  • 舉雙手支持!!
  • teresashih
  • 很棒的說明,引用並分享了,請繼續一起為我們的孩子加油!
  • 訪客
  • 宣傳梅根法案時,也應該附上它在美國被證實為無效的實證研究:http://www.ncjrs.gov/App/publications/Abstract.aspx?id=247350

    如果要主張它在我國可能有效,就必須提出我國與美國國情不同的因素,最好是經社會科學研究證實的、會影響人民之犯罪傾向的那些因素。或者去否定那篇研究的研究方法和推論。

    另外,也應該注意配套措施,例如這篇文章的建議:http://www.ptt.cc/bbs/politics/M.1301392698.A.635.html

    光是渲染悲情,無助於社會的進步。我們很會指責台灣的媒體渲染悲情,那就別讓自己做出跟媒體同樣水準的事。
  • 家裏也有女兒的媽媽
  • 那是一輩子都無法抹滅的傷害,就算是小孩還不懂事,被大人強迫但長大後知道了,那種痛不是說忘就忘,會一輩子緊緊的像個惡魔追隨著你,而且會讓自己覺得自己很髒。那種惡夢真的很難受的。希望立法成立,就算無效,但對於家有女兒的我們,至少還可以防範或安慰,不用每天提心吊膽,保障婦女的人身安全。
  • 訪客
  • 雖然支持建構一個讓孩童安心成長的空間,不過無效的措施似乎可以省省。以下有一段研究報告的摘要,關於梅根法案:
    The overall conclusion is that Megan’s law has had no demonstrated effect on sexual offenses in New Jersey, calling into question the justification for start-up and operational costs. Megan’s Law has had no effect on time to first rearrest for known sex offenders and has not reduced sexual reoffending. Neither has it had an impact on the type of sexual reoffense or first-time sexual offense. The study also found that the law had not reduced the number of victims of sexual offenses.
    (Resource: https://www.ncjrs.gov/App/publications/Abstract.aspx?id=247350)

    在設計一個法案時,不應該只一面地強調它[直覺上、理想中、似乎是]多強大,而應該同時設計一些測量它成效的方法,例如:以5年(數字只是假設)為第一階段成效評估期限,檢視這5年間性侵案的初犯、再犯率、受害人數是否下降(例如此份研究所呈現的,美國紐澤西州評估結果,梅根法案毫無作用)。當然我們可以說,台灣跟美國的民情不同,幅員廣狹不同,社區守望緊密度不同,也許在我國會有效。不過都還沒做,誰也無法準確預測效果。那麼就做看看吧,只是要記得監測成效,並在確認無效時立刻停止。如果只做前半套,也就是只設計出監控出獄後性侵犯的措施,而不監控措施成效並修改或在無效時廢除,只是浪費國家資源,未能把資源集中到真正有效的手段上。